打破电竞鄙视链KPL体育化进程加速

14岁横空出世、技惊四座,转战多个项目均有所收获,拿遍国内大大小小赛事冠军,「天才少年」xiaOt的故事在粉丝之间口口相传;WCG魔兽争霸项目历史上首位中国冠军,也是世界范围内唯一一位蝉联该赛事冠军的选手,Sky已经成为「电竞」的代名词之一。

两位在中国电竞的艰难时期凭借着自身的努力与天赋,开辟出一片天地,他们让大众看到电竞不是「玩物丧志」,相反,电竞或许是拯救人生的一株稻草。而这次来到KPL的评论席,除了曾是职业选手外,他们还多了KPL战队老板的身份。

演员张若昀在参加综艺节目谈到游戏时,提到一个「玩家鄙视链」观点,引起现场嘉宾还有弹幕上网友的共鸣,简单总结就是《星际》玩家看不起《魔兽》玩家,《魔兽》玩家又看不起《DOTA》玩家,《DOTA》玩家看不上《英雄联盟》玩家,而他们都看不上《王者荣耀》玩家。

2016年9月,王者荣耀职业电竞联赛KPL正式开赛,这也是移动电竞赛事一个里程碑式的迈进。2019年王者荣耀内容总观看量达到440亿,其中官方职业赛事内容观看量达到240亿,同比2018年的170亿赛事内容观看量增长了近41%。

2016年XiaOt就已经创立eStarPro王者荣耀分部,取得多个赛事的冠军,也是首批加盟KPL的战队之一;昨日取得2020KPL季后赛开门红的WE,正是Sky的战队。这些电竞「元老」的加盟,既是对KPL与移动电竞的肯定,也证明了如今KPL自身强大的影响力。作为观众,也早该放下心中的成见。

2017年,国际奥委会第六届峰会上峰会成员一致认为:「具有竞争性的电子竞技,可以被认为是一种体育运动。」这是奥组委首度松口,承认电竞是体育运动之一。我国早在2003年,电子竞技就成为国家体育总局确认的第99个正式体育项目。2008年,国家体育总局重新将电子竞技定义为国家的第78个体育项目,将其正式纳入到体育竞技的范围内。作为体育项目之一,世界电竞产业都在向传统体育看齐,各职业电竞联盟迅速迈入体育化发展的道路。而在这个关头,电竞应当向传统体育一样绽放游戏外的独立价值,因此判断「电竞项目强弱」的准绳早已超脱于游戏本身,而在于体育化进程。KPL的地域化进程也效仿NBA这一全球成熟的体育联盟,先分为东、西两大赛区,一半战队从上海迁至成都,建立了双城主客场制;2020年更是全面推进战队在城市落地。如今半数俱乐部均和地方达成合作落地主场,KPL已是全世界地域化发展最快的电竞联盟之一。

作为新时代的体育项目,KPL更是拥有着数字化的先天优势。线上主场问世,正是KPL的一次自我进化。在游戏内打造一个属于战队的主场,线下场景与线上场景之间产生联动,既有利于战队粉丝增添对城市的好感,又点燃了城市居民的热情。

独木不成林,KPL联盟的强大也需要每一支战队的健康发展做支撑,而制约着各俱乐部运营的死结之一便是明星选手的薪资。工资帽是KPL自上而下解决俱乐部燃眉之急的方法,除了限制高薪,KPL还给出了最低工资支出标准,既保障俱乐部的良好运营,又维护了选手的正当权益。

5月25日,KPL联盟主席张易加在2020KPL电竞营销云分享会上引用了「后浪」概念,「对于传统体育而言,电竞产业是后浪;对于电竞领域而言,KPL、王者荣耀赛事就是后浪。」

传统体育失位,电竞焕发新的光彩。如今大环境下,已经布局电竞的品牌在加大投资力度,而那些之前未曾涉足电竞的品牌,也将逐渐转为开放态度。

作为体育赛事中的「后浪」,KPL势头迅猛,根据精准的定位,开发出多种赞助玩法,品牌商业化价值高效呈现,与合作伙伴之间相互促进;同时KPL与战队之间齐心协力,相互扶持,一起打造更好的未来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